栖息地

【普洪】孤独的和声 /短短的。回坑小脑洞。/说不好这两个天使都是害怕寂寞的小孩子。 新婚那晚海德薇莉說,愛上他以前,還獨身生活了好多年,不依賴著別人,也不為別人依賴。在一座不繁華也不安靜的小城裡,沒有什麼故事。 “這世上不曾有誰那般孤單過。”他對她多年的沉默寡言感到驚訝。“這本是一樁故事了。” “這世上人人都是那般孤單。”她用了多年未經使用的喉嚨低聲回答他。“就如現在,就如你和我。” “好吧……我不太能理解你的意思,大約是你排斥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,”他爽朗地笑開了,“但是和你在一起我覺得不孤單,希望我的陪伴也給你帶來一些差別。” 這話始终不能被自認為孤僻的她饒恕,三十年後面對基尔博特一方矮矮的墓碑,她終...
【普洪】Invisible lovers不可见恋人(三)(完结) 【普洪】invisible lovers不可见恋人(三) /cp普洪。微奥洪/HE!HE!HE!这很重要说三遍!/莫名其妙坑太久了(下跪道歉)/前两部分麻烦戳头 等上电脑端放链接/求评求捉虫///会一一回复 等放段时间大概会再修修 / 为她拆开绷带是在三个星期后的早上。 “果然还是……” 依旧是无意义的建议。 “我住院是一件好事,你会一直陪着我。” “我想永远陪着你。” 冷不防的,医生凉凉的手指滑过她右手,一枚圆环轻轻地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。她惊讶的缩回手摸了摸,圆环上有某种矿石精致切割的触感。 “要试着猜下克数吗?”医生先生语气里带着笑意。 “没必要。”她摇头,...
【双普】The Liar说谎家 \去年暑假的旧文黑历史+真·第一篇双普 杂志社解禁放出 \与原插图画手夜熙失联致歉 原文注释被吞吃致歉 (写完这篇之后就决定当画手=w=虽然到现在也没有在lof上放画 \非国设常色bg 兄妹设定 8k+短完 HE 避雷注意 \欢迎捉虫 虽然没力气修改了_(:з」∠)_ \来把双普大爱洒满人间吧!爱你们! ok?go↓ 尤米利亚正在竭力冷静下来。 低档酒店不加镶边的廉价落地镜,用它微弱的廉价光泽映照出这个廉价姑娘的镜像: 银白得并不精致的及腰长发毛糙蜷曲地打卷...
【双普】skew lines异面直线 /cp双普(基尔x尤米)安利向练笔/脑洞来源数学课x/私设二人是兄妹 非双胞胎 /历史线不清晰求不纠结/露普含有慎/手机排版乱见谅/欢迎评论种种 【基尔伯特贝什米特】那年的东柏林宵禁尚未解除。男子的衣着一如50年前的肃杀风格,甚至显得更加寒酸。血红色的街灯晦暗不明,夜风凉彻他的大衣。基尔扫视四周,不到100米开外就是那道隔离资本主义世界与苏/联红色净土的肮脏的墙。“我得到处走走。”他故作轻松,对哨岗里的同僚说,“本大爷觉得这里冷透了。”“现在吗?”同样在大衣里瑟瑟发抖的同僚问道,“最好还是不要,万一遭遇那个斯/大/林/格/勒来的新上司产生什么误会,搞不好死在雪地里。”...
【普洪】Invisible lovers不可见恋人(二) /普洪。微普奥洪 /HE预定/别看开头这个样 真的有糖哦 /二人是中学同学设定/关注医患关系 人人有责 /轻微OOC也许 /上回说到普对洪隐瞒身份 /这回主要追述中学时代内容 /第一章☆ / “伊丽莎白海德薇莉!” 梦中的声音将病床上的她惊醒。 她发觉视野前只有一片无边际的黑暗,开始还以为黎明前天色太暗,然后才反映过来自己的绷带还没有拆。不过今天就会拆了。 等天亮,她的医生先生就会来。用白皙的手撕开那片绝望,她会看到一个怎样的男子。她不确定。 可她确定自己会爱上他。 / 十年前。...
【普洪】Invisible Lovers不可见恋人(一) /普洪。微普奥洪 /HE预定/别看开头这个样 真的有糖哦 /二人是中学同学设定/关注医患关系 人人有责 /轻微OOC也许 /没问题就开始吧! / 轻抚着她柔软的头发,将她按在自己胸口。 基尔伯特正撕开她头上的纱布,一层一层,一圈一圈,好像在撕洋葱的皮。 “我会失明吗?” 海德薇莉纤细的声音玻璃般的碎开,真令人猝不及防。 “不会。” 干燥沙哑,他短促地回答以后,尽可能藏住鼻腔和喉咙里发酸的液体。基尔伯特感觉正在剥洋葱。该死的软弱,那种液体它本该从眼眶里涌出的,是的,要藏不住了。 基尔坐下来,正视着她眼睛的位置。那里还有最后一层细细的薄薄的纱布,盖着眼部的肌肤。 他突然停...
〖深夜脑洞〗MAZE迷宫 原著无关,且极其不完整的短篇怀着“试试为临也报仇”的心态产出的文字心理描写把控求指点,ooc可能真的不会写食用说明开心就好(°ー°〃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……咦?”微红的颜色悄悄地溢上他的脸颊,折原临也感到自己平素冰凉的身体内部泛起温度。下意识地伸手向大衣内里的口袋,那里应该揣着足以近距离刺穿对面那人胸膛的利刃。可是现在,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着,他挣扎出的右手,碰到了对方炙热的脸颊。奇怪。折原的理智告诉自己。正常的人类绝不会有这样的体温。“果然小静是怪物啊……”喃喃出声,显然他很满意这个答案。但是下一秒他的理智也告诉他,居住在新宿的情报屋,池袋怪物的犬猿之...
【冷战】雪夜 社团的深夜60分owo 不会写食用说明√ 主要是懒x 串写主题是【酒】【寒树】【kiss】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ok? go↓ 安静的圣诞节雪夜。 医院走廊里空灵的疾步声搅扰了恍惚中要睡着的伊万布拉金斯基。 手上插有混合了特殊化学品的葡萄糖液的吊针,他想起自己很久没和对方徒手搏斗了,大概待会儿也没有胜算吧。 来者像超级英雄电影里那样把门拆了下来。 笑声爽朗。 “来跟你叙叙旧。” “真会挑时间,还以为是娜塔莉亚。” “噫。本hero有心情。” 奇怪的叙旧开始了。 那可真是很久以前的事。 【“那年喝醉了。”...
【息】七月十四日 【仏诞】 □标题废的号哭 □2015仏诞贺文。金三角主仏英5k字短FIN。 □恶魔米出没大概。普通人类设定,三次元无关。 □虽然是生日却把仏叔写成这样真对不起(土下座) □文笔一般、脑洞成谜、各种经验不足,见谅 “靠!” 感受到泛着白沫的德国啤酒如注带着浓烈气味从脊后涌下,裹在红色毛毯里的弗朗西斯狠狠打了个冷战,然后狠狠的骂出口来。他的发丝也滴答下啤酒浆,金发后低垂的瞳里有些憔悴。 弗朗西斯很恍惚。 是的,弗朗西斯很恍惚。 可是他口里念叨的全然不是把一整杯啤酒浇到他脑后的人。...
息子。
闲时涂点普\狛。
高三住校,随时失踪,慎重关注(说着吞下一口草饼)。

© 栖息地 | Powered by LOFTER